艾安安

ME可逆不可拆

嗑cp这件事

本田菊从上世纪的那次经验泡沫后,就一直待在家中,除了工作和特殊日子外,就一直待在家中,在二次元和写同人中的徘徊,所有认识他的人也觉得他家国民对他的影响力真大,他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“宅男”,连在会议上也如终不忘“同人”素材大计。

无论是红色组的革命友谊、金钱组的利益来往、冷战组的争锋相对、还是相互成为双方历史无法分割一部分的dover、近几年来往的欧盟……还有其他的cp,都在他写同人的素材来源,成了嗑cp的原型。

是的,尽管本田菊公然在会议桌上画画,在派对上写文,在工作时剪视频,但他并没有将国家意识体拟人这个说法流传在网上,他只不过将包括他之内的所有国家意识体,披上一层“长生者”的皮,所有的历史都改为他们经历的一部分。

为什么一直嗑cp?

曾有国家意识体问他。

实际上,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本田菊,就算一时被人民的思想影响,但也会清醒过来。

二次元和同人小说本就包括就人们所有幻想的部分,是人们现实中缺憾补全的愿望,小说本就表达着作者的想法,所有无法开口的事和想法,他借嗑cp这一层皮,随心所愿。

不过,嗑cp也是真的上瘾,本田菊想。




ky精

阿尔弗雷德是一个ky精。

这是任何一个与他有过短暂接触时间的人都有的想法。

ky这个词好像是上帝专门为他这一类人创造的。

如果说阿尔弗雷德是ky精,他的对手伊万第一个不认同。

一个人是ky精可能,一个国家不可能是ky精。

阿尔弗雷德不是听不懂他们的话,只不过是不在意、不在乎般了。

作为世界第一的大国,只要无关他自身,他从来不在意其他国家怎么想,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想法,会给我带来好处吗?

他放在心上也只有几个国家罢了!



日不落

大多数国家的心里,总认为“日不落”是英国的敏感词,在不小心提到这个词的时候,会小心翼翼地转向其他话题。

亚瑟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这个观点时,觉得很奇怪。

事实上,在嘲讽英国这件事上,他家的BBC才是最厉害的,即使是在日不落时期,该黑自家的还是黑,无人与其左右。

这大概就是,只要我先嘲讽了自己,那别的国家也没有理由黑了。

说来也好笑的是,号称日不落的英国,除了拥有海外殖民地的那段日子,英国本土的伦敦常年保持着阴雨天气,就连带雨伞的原因也不过是之前曾经带拐杖的习惯演变而来的。

虽然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,但也足以说明英国伦敦天气的无常与太阳天的少见了。

日不落也是名不副实了。


总有国有黑历史

王耀家最近有一句话很流行。

人不会总停留在十八岁,但总有人十八岁。

按照国家来说就是,国家不会总有黑历史,但总有国家会有黑历史。

但对于正在整理照片的王耀来说,他的黑历史是在二十一世纪初染过杀马特发型,尽管它出现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因为要去开会的原因而消失,但那段时间中拍过的照片被他压下相册下的最底层,避免在这次聚会中被那几个外国国家不小心找到。

那几个外国国家,说了就是联五其他的四个国家,不然还有谁会做出这类事了?

也只有他们,会在不经意间查找出王耀的黑历史来。

其实对于王耀来说,既使是他的黑历史照片,但也没有什么尴尬的心理,但就是不想被别人知道。

但王耀不懂的是,越想的那件事不被发现,那件就越可能被发现。

这不,

“王耀,这个照片是你什么时……哈哈哈哈哈哈!”

王耀才刚睡了个午觉,就被阿尔弗雷德的笑声音吵醒,仔细一听,里面还有其他三人的笑声。

“王耀,没想到你还有发型这么独特的时候!我还从来没看到过了。”

看到王耀的弗朗西斯如同他家正在做语文理解题的孩子,明明心里想的是这文不就这表层意识吗,口头上偏偏为了得分扭曲自身意愿。

如果忽略他嘴角边的抽搐,王耀说不定会信了他的话。

被你看到那还得了,压底的照片早就传偏全世界(各个国家意识体)了。

“王耀,这类黑历史照片你为什么还留着,要是我,早就烧掉了。”

阿尔弗雷德也许是最近几天因为疫情原因被困在王耀家,伙食都由王耀解决的,所以本人说话还挺为他考虑了。

要不是他的笑声吵醒了他,王耀还会以为,在近几任上司折磨下,他真的出问题了。

“亚瑟,如果你不想前几天的事被他们知道的话,就让阿尔弗雷德安静点。”

亚瑟发现自己挺无辜的,为什么突然自己就遭了殃,虽然也是他说服阿尔弗雷德查找王耀的黑历史照片的。

但王耀的话一出,亚瑟也不想考验他们的友情有多浅薄和不堪一击,他捂住了阿尔弗雷德的嘴,带着他去了客厅。

现在房内只有伊万一个人呢,他也不会和刚午休的王耀说话,王耀的起床气他也不去没有领会过,所以在亚瑟走的时候,他也出去了。

为什么要留下来这类黑历史了?烧掉不这可以?不会有人找到的?

王耀独自一个人在房中想。

为什么了?

王耀好像回到那段时候,因为家庭贫困缀学打工的青年人,为了不被其他人欺负,为了与工友有更多话题,将工资的一部分花在头发上后的喜悦。

其他不过是,那个王耀的黑历史 ,也是中国发展一部分的缩影而己。

如今的中国国泰民安,但那张照片也不会因此消失,它成了更少了关注的文化技术罢了。





伊万总会在梦中看到冷战时的他们。

说来也奇怪,冷战时的阿尔弗雷德,并不比现在的ky精性格更好,反而因为想要证明自己的社会制度更好,所以比现在更加争锋相对,互相攀比。

那段时期,是人类历变化最快的时间。

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、新的故事、新的发明,还有新的未来。

所有的理想来自于伊万和阿尔弗雷德,但伊万的理想偏向于现实,阿尔弗雷德的理想是在现实之外。

冷战时的伊万没有看到这一点,他看到了只有阿尔弗雷德身上的那一层光鲜亮丽的外套。

那外套太过于绚丽多彩、夺人目光,以致于伊万迷失其中,忽略了下面的淤泥。

现在的伊万不会被那层外套期骗,但时常会感到惋惜。

为什么外套不是真的了?





作者有话说:这里伊万的想法是我在看美国开国总统演讲时的想法。

Q:来说说对你有特殊意义的游戏吧(◍•ᴗ•◍)

闪耀暖暖,一个让我学会利用自我催眠的游戏。